麒麟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狐鸦小传 > 第八四四章 张角

第八四四章 张角(1 / 1)

凡人哪有机会见神龙,村民被赤龙吓得几乎瘫倒在地,但很快又相互搀扶,站起身,将白韵的院子围住,保护起来,“恶龙,来吧!淹死我们吧!就算死,我们也再不会逼走喜儿!来吧!淹死我们!就算等到了地府,我们也要上报阎罗,治你这恶龙的罪过!”

“你们找死!”云上,赤龙怒吼一声,雷鸣立刻更加猛烈,一下下击打在村子周围,顿时火光弥漫各处。

作为“惹祸”的当事人,鸟人和秋千没什么害怕的,反倒兴奋的拍手,“哎呦呦,哎呦呦,瞧着没?水淹仁新村!哈哈哈……当年敖广老头没干成的事这家伙要干!哈哈哈……也算重现历史,见证历史呀!哈哈哈……龙族靠施云布雨这点权利欺负凡灵的臭毛病是一点都没改呀。”

那乌云上除了赤龙,边上还有个人,也是个道士,一身道袍,头戴黄带子,看着有些奇怪。那道士摸着胡子,盯看鸟人和秋千一会,开口道:“两位道友,来自哪方大派呀?”

鸟人未答话,反问:“你是……张角?”

“哈哈哈……”道士大笑,“没想到竟然有人认识本大贤良师,哈哈哈……”

“哎哎哎!你个天庭通缉犯,有什么可自豪的。”鸟人道,“天公将军,你胆子好大呀,不老老实实找个山洞闷着,还敢出来混?难道就不怕关羽大神逮你?”三国众将,关羽死后地位最高,在天界任职,既为武财神之一,又兼职军部大神。而相应的,黄巾军张角、张梁、张宝则是通缉犯,涉嫌使用非自然手段在凡间为“非法组织”发展气运。其中所谓的“非法组织”就是黄天。

“道友,你既然认得我,就该知道本将军的能耐。”张角说道,“交出吾龙友之妻儿,本将军饶你一命。”要说这位黄天的成员,因功劳极大,即便修为不高,却在黄天组织内算是上层人物,但由于他主要的业务是传播黄天大道,于下层仙神妖精之间发展成员,对某些秘密事不太关心了解,因而没有认出面前这两位就是黄天使了好大劲也没抓住的玉鸟人和玉秋千,否则的话他早跑了。

鸟人瞧着张角没认出自己来,不动声色,说道:“若是我们不交呢?”

“对呀,不交人如何?”秋千指着赤龙大喊,“刚刚打你那一巴掌如何?想来应该知道本姑娘的厉害吧!”

“不交我就淹死所有人!”赤龙吼道,“你实力不弱,但若本龙与张角道友一同出手,你们也难逃性命!”

“没错。”张角手一翻,显出一把黄豆,“道友,你认得我,想来也知道本将军的撒豆成兵之术吧!速速投降,省得命丧此地!”相比还是凡人时的天公将军,此时他的秘术道法比曾经更强,召唤出的黄巾兵士非常强悍。另外,他的身体也有玄仙水准,很是不凡。

鸟人和秋千瞧了瞧天空气势冲冲的两个“厉害人物”,面露犹豫之色,父女俩头挨着头叨叨咕咕说着什么,“接下来的剧情应该就是咱俩扮猪吃老虎,众人目瞪口呆吧?”“对呀对呀!我最爱这情节。”“可是我不太喜欢。我大罗金仙耶,他俩那点修为……啧啧啧,若是我真发怒,瞪他俩一眼就能弄死他们。实力相差太多,没意思。”“那我来?”“你也不行。你那幻术,随便一下就能叫他们懵圈。”“那怎么办呀?”“我觉得还是再讥讽几下,给那条赤龙一个机会。他若是执意杀害村民,咱俩就弄他;若是还心存一丝良知,感怀天条威能,放弃杀戮,那就放过它。”“行。就这么办。”

稍作商量,乌鸦抬头看着赤龙,喊道:“呔!那龙神,我有几事问你!你可敢回答?”

“有话就问。只要愿意放出我妻儿,一切好说。”赤龙道。

“好!”小狐狸问,“赤龙,你为本地水神,当知行云布雨乃是天赐本职,因何假扮道人糊弄村民,叫他们奉上贡品?!你可知此乃有违天条?!”

“额……”赤龙一愣,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张角。

张角示意赤龙不要惊慌,他说道:“你们莫要误会我龙兄,道士非是它幻化,乃是我临凡。行云布雨确实是天职,但保佑一方雨水,勤勤恳恳,从不延时拖点,十分难得,村民合该有些表示。”

“有些表示?哈哈哈……”鸟人笑道,“天公将军,你莫不是忘了?当年你聚拢黄巾军反抗朝廷,难道不是因为朝廷腐败,搜刮民脂民膏吗?怎得如今你反倒有这般行为?你可还记得最初的自己?可还记得初心?”

“这……”张角一愣,竟是不知该说什么。

秋千不理会张角,张口又问赤龙:“还有,那年白韵丈夫和父亲因何翻船于水?当真是意外?!”

赤龙又是一愣,沉默片刻,慢慢说:“我……我……那年我饮酒过甚,兴致盎然,于河内嬉戏,不小心龙尾扫到舟船,导致……”

院内,白喜儿闻听赤龙之言,顿时心如刀绞,哭道:“呜呼~原来外祖父与父亲之死竟是因你!我竟然与仇人做了这些年的夫妻!呜呜呜……”

赤龙最是看不得妻子哭泣,赶紧解释:“喜儿听我说,舟船虽翻,你父亲和外祖父确实未死,我及时将他二人救上岸。”

“胡说!”白喜儿怒指云上丈夫,“既已上岸,如何外祖父与父亲尸体却在河内?!赵奇图,你还要骗我!”赤龙非是东海主脉,普通龙族,没资格姓“敖”,因出生之地在战国时的赵国领地,于是它自姓“赵”。“奇图”二字是因赤龙鳞片摆列奇异,好似特殊图形,其幼年同族龙妖戏称它为“奇图”。

“我没骗你!”赤龙似有话说,但又说不出口,“我真的把他们救上岸了。”

“那你说!我父亲和外祖父因何淹死?!”白喜质问道,“快说!今日你不说,我宁死也不会跟你回去的!”

“这……”赤龙欲言又止。

夫妻二人隔空吵架,乌鸦和狐狸看得起劲,时不时拍拍手,但似乎是觉得赤龙有些“磨叽”,小秋千催促道:“说嘛~赶紧说嘛~怕什么!赶紧的!别犹豫!说出来!”

踌躇片刻,赤龙低声道:“喜儿,本不想告诉你,生恐破坏你对父亲和外祖父的印象,可事已至此,我便说吧。我救下你父亲和外祖父后,他二人却在河岸上厮打,最终……”

最新小说: 有了学习系统重新开始的高中生活 原来打游戏真的可以改变世界 青春之机遇 某超电磁炮的不正经病毒 随写之安乐 叠逝 出任山寨CEO 契灵魂界第一季重明 你装什么呢 遗落的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