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线控师之一亿圣人 > 买了一家勾栏院(六)

买了一家勾栏院(六)(1 / 1)

虎子挺着胸脯,装作大爷模样,道:“你装什么算?就是四宝的娘,花姐!”

老鸨子‘呵呵’干笑,道:“两位客爷莫要玩笑,我们今晚有贵客要来,两位请移步去别处玩耍,我没时间奉陪。”说完一甩手绢,躲在四周的几个龟奴围了上来。

乔三无奈叹息,看来今天要试试这袖针的威力了,他冷冷道:“老鸨子,别不识趣,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把院子卖给我,二是我把院子砸个稀巴烂,谁也得不着!”说这话乔三心里发虚,必定袖针还没在人身上实验过,第一次就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着实让他心里没底。

老鸨子走到楼梯,听这话‘嗤嗤’怪笑,自己也是在这行干了一辈子,达官贵人,流氓地痞见得多了,怎么可能被他几句话给唬住。若是别人,兴许自己还会犹豫,只是眼前这位,是从小在街头要饭的乔三,最近听说他得了一笔外财,而且还搬去王宅,给老太爷当了干孙子,可那又怎样,王家有功名在身,可并没有官职。这乔三到我这撒野,定然也不会是王宅的主意,王家人向来恪守礼数,从未听说王家有人逛勾栏院。今日这泼皮不知中了什么邪,若是在平时,把他打出去就行了,可今日有贵客要来,这乔三出了名的无赖,若真与他厮打起来,惊扰贵客,可真是不值。她缓步回来,笑盈盈附到乔三耳边,道:“乔三爷若是想玩,你从后门进来,我派人给您安排两个姑娘,都是旧识,三爷别给咱俩惹麻烦!”她意思明确:想玩可以,我给你安排,同时警告,别给自己找麻烦!

乔三哼哼冷笑,道:“找麻烦?如果今天你不把院子卖给我,那才是找麻烦!”他语气异常坚定,老鸨子脸色‘唰’一下变白,阴阳怪气,道:“既然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她退后两步,道:“给我把他俩轰出去!!”

虎子见状,‘蹭’一下站起身,亮出架势,乔三把手指比作枪的样子,食指对着正对面距自己只有十步远的龟奴,口中道:“biu——”,手指轻轻一甩。众龟奴停住脚步,不知他说了句什么,正当他们犹豫之际,正对面的龟奴‘噗通’栽倒在地,一动不动,昏死过去!乔三心中惊喜,这袖针果然厉害,不到三秒钟就起效,看来老曹01办事勉强靠谱。心里有了把握,他撇着嘴,一脸不屑地环视一下,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冒然向前一步!

老鸨子只见他用手一指,龟奴便倒地不动,她见过武林高手,拿筷子击中人穴道,让人不能动弹的情况她也见过,只是乔三这个泼皮无赖,怎得用手一指,就能如此?

“乔三!你的隔空打穴练成了?!”四宝的声音忽然想起,瞬间打破僵局。

‘隔空打穴’?老鸨子虽然不是武林认识,但也听客人聊天时候提及过,听说那功夫极其难学,需要练什么少林的什么易筋经,才能练成,当今世上没几个人会。上次见乔三,他还伸着脸让柳爷一文钱一个嘴巴子的抽,只为区区一钱银子,如今怎么就成了会隔空打穴的绝世高手?

乔三会意,笑道:“也就你小子识货,我这招隔空打穴,不通则已,一通百通,现在这一招不伤人性命,只在封住人的穴道,如果有人再敢造次,那下一招就取他狗命!”他强忍着笑,这胡说八道的话都是从电视剧里学来的,想不到今天还能用上。他不希望再浪费袖针,必定只有五十次的机会,现在已经用了两次,自己任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完成,如老曹01所说,用一次,就少了一次救命机会。

“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乔三爷!”说着四宝从背后轻轻搭在乔三胳膊上,深情款款,道:“这里每一位兄弟,都是与我一起长大,我们相濡以沫,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尤其是妈妈,她收留我和花姐,每日给我们衣食茶饭,对我们可谓如亲人一般!你今日若是伤了他们,那和伤我亲人有何区别!”他说话故意托着长音,像是在吟诵戏文儿。任谁都能听出他在胡扯。虎子在后面‘呵呵’直笑,被四宝瞪了一眼,马上变得严肃起来!四宝压低声音,道:“瞄着老鸨子!”

乔三立刻把手指向老鸨子,老鸨子脸色煞白,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恐道:“饶命,饶命!”

四宝一闪身,用身体把老鸨子挡在身后,道:“你若是杀我妈妈,就先——杀了我罢!”

乔三看他样子,十分滑稽,他强忍着笑,道:“我要买下这家院子,你妈妈不肯,我本意不在伤人,你说要如何办?”

四宝转身扶起老鸨子,小声道:“妈妈,性命要紧,您给他开个高价,把这院子卖给他,把姑娘全部带走,重新再开一家,您这院子已经破旧,早就该重新装潢。”随即转身对乔三道:“你等等!我妈妈正在考虑!”又回身看着脸色惨白的老鸨子,道:“前阵子乔三做个了梦,说什么牛头马面把他要抓到地府,后来被太上老君拦了下来。醒来后就变得神经兮兮,做事也是反复无非,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伤了脑袋。现在他这招隔空打穴我领教过,伤人杀人只是他动动手指头的事儿,您为这家破院子被这疯子伤了性命,可是值啊!”

老鸨子也心下纳闷,怎得这乔三与以前判若两人,以前乔三见到自己,都是一副市井流氓的样子,现今即便有了钱,怎么还多了这么一个邪门功夫?我若真想跟他斗上一斗,也不怕他,只是若是斗到官府,王家人又与县太爷关系极其密切,这官司怕也打不赢。干这行最重要的不是院子,而是姑娘,虽然明知四宝和乔三演戏,但这四宝所言,确实也有道理,这破院子年久失修,早已该重新装潢,也不知道为何乔三为何非要买这院子,难道跟四宝有关系?再看四宝挤眉弄眼的样子,登时明白怎么回事!四宝和他娘的户籍在我这,我若不同意,他们想牵走怕也没那么容易,所以他们只有买下这家院子,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老娘开价了!

老鸨子被四宝搀扶起来,稳定心神,道:“乔三啊,你我认识都这么多年了,有什么话好好讲嘛!”她坐到乔三对面,请乔三坐下,安排人过来倒茶,让其与人全部退下。继续道:“乔三,你买这家院子,无非是为了花姐的户籍,你现在有钱了,给花姐安排个好的住处,是你有良心。平心而论,花姐与我相处多年,感情一直很好。四宝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待他如待自己亲儿子一般。”四宝心中暗骂,我是你爹,还把老子当儿子,你就差把老子阉了送进宫里当太监了。脸上却笑绵绵的,不断点头称是。她继续道:“我跟这家院子啊,是有感情的......”

乔三听腻了这些废话,直接伸出一个巴掌,道:“五百两!”

最新小说: 勇者的升级之路 不可思议的日本 徒魂苍穹 有了学习系统重新开始的高中生活 原来打游戏真的可以改变世界 青春之机遇 某超电磁炮的不正经病毒 随写之安乐 叠逝 出任山寨CEO